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打个卡
我啊……中考考的可差劲了)。
但是吧 卿老师啊…家长啊 都一直在安慰我 我也不能一直丧下去啊对吧)。
买的书都到了,周一也要开始上课了。三年后高考,我还是一条好汉……

今日打卡w -豪放的人在心中郁结的时候,总是放声大哭或仰天长啸。 而沈巍,只是越过赵云澜的肩头,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他也不知下了多狠的口,手腕上立刻就一片鲜血淋漓,伤口几乎见了骨。 他却依然似乎觉不出疼。 十万丈幽冥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今日二杀x
-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回家吧。”
——《镇魂》第五十章.功德笔五

今日手写w
-他站在床边,低着头,安安静静地看了赵云澜一会,好半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赵云澜的都发很软,顺从地缠在他的手指上。沈巍又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脸,随后飞快地缩了回来,他深深地呼出口气,闭上眼睛,默默地亲吻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一时间表情近乎虔诚。
——《镇魂》第二十五章.山河锥五

今日手写w
-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镇魂》第五章.轮回晷四

手写打卡w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你要?拿去。

今日份的手写打卡
内容来自于 @卿九 这位小可爱 才女才女
/你什么时候把皇额娘的也编出来啊QWQ
今天也是被正主甜到爆炸的一天!

给我亲爱的姐姐和所有高三考生
加油呀!!!

啊……傅红雪他真好看。
感谢安徽卫视……

片段灭文part1

片段式写文……这肯定不是开头
先写这儿是因为我先想出来这个……
私设如山 我流少侠洛染苍
明侠明无差
前言不搭后语
没有前文说明
……觉得可以试试的话就往下翻吧
希望可以看到很多评论嘿嘿嘿


“我还是高估了自己。”
青年垂头看了看胸前汩汩涌血的伤口,表情却像是与人赌输了般带上些懊丧。
“没想到你能挣出来……那老家伙说的话果然得丢一半。”他嬉笑着,半抱着他的男人却笑不出来。
“……蠢货。”
青年试图在他怀里调换一下姿势,却被男人慌忙按住,就算如此,这一点极小的动作幅度也足以让胸前的伤口再次疯狂地涌出血来。这些温热的液体在他的新衣袍上蔓延开来,很快就干涸粘稠,变得暗红,不负最初的鲜亮。
“诶,思明兄就不能换个称呼?都这时候了还叫我蠢货……”青年抬了抬手把男人垂下来沾了血的银发拨开,笑意盈盈,“我有个小字。”他艰难地吞下喉咙处涌上来的血,表情带了一点痛苦,方思明于是抱的更紧了一点。
“染苍是老家伙取的名字,我最开始,还有个名字,思明兄猜一猜,叫什么?”
他的气息已经有些急促起来,一句话要断成好几部分。方思明那双琥珀金的眼睛里带了点不忍和痛苦,薄唇轻启,却说不出什么来。他的嗓子是哽着的,眼里却不见丝毫泪意。
“哈……我原先叫,叫祁徵……”他没力气再举着手臂了,只得收回来,松松地垂在身边,另一只手却还揪着方思明胸前的衣服不放,“思明兄叫一叫,叫一叫我好不好?我有些困了……可我还不想睡。”他顿了顿,“我还有好多话没说……”
“……祁徵,你先别睡啊,乖……等着,不急着说话,往后、往后还有的是时间听你说。”方思明语意间流露出了惶恐不安和焦急痛苦,以至于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洛染苍想摇头,但他的伤势并不允许他再做这样大幅度的动作。
方思明愈发觉得不能再任由他消磨自己,于是竭力稳妥地从地面上站起来,抱着青年稳而快速地向山庄后方走去。那里是青年一行人来的方向,必定会有几个医者守着。
“我原以为……能让你干脆的杀了我。”
洛染苍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始絮叨着什么,声音比之前虚弱了许多,方思明完全没有心思去听,一心只惦记着要快点赶到,“我给你下了蛊……却没有别的用处。只是想……让你杀了我。母蛊在我这里……杀了我,你也就自由了……”
前头已隐约可见云梦弟子身边常有的梦蝶,方思明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他其实也浑身是伤,只是洛染苍又怎么会真的伤到他根本。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收紧了怀抱,勒得洛染苍一声闷哼,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他唇边蜿蜒而下的血迹令他心惊,最后只觉心口一热,怀里这人竟是一口血咳在他胸前。他于是赶紧停了步子半跪下来去顺他的气息,却发现这人身子凉的可怕。
“我是绝对下不去杀手的……我猜你也一样……可是,可是你我必定要死一个……我早就放弃把你拉回正途了,正途对你来说,本来也不是好的归处……”
他好不容易捋顺了气儿,偎在怀里还接着说,“我原以为这是个万无一失的计策……谁知道你竟然能挣出来……”
方思明重新站起身来,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向前,“我既已挣出过一次,你便该清楚我是不会再放你去死的。洛染苍,你听着——你不会死,你别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