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现代架空/HE
主要就是前几天被老师刺激到了……
“娘俩过的日子有多难,只有自己知道。”
——这儿是碎碎念和正文的分割线——
「零」
王源抱着膝倚坐在冰冷的门边,眼神空洞。
铁门的震动随着屋外女人尖利的叫骂声一并传进来,一下下砸在他心上。
他委屈的想哭,可是不能。
房间里没有开灯,那块走时精准的电子表在黑暗中闪着刺眼的红色光芒。
11:49
-
「壹」 王源的父母在他四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他父亲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他母亲却也是个很独立自主的人。同样强势的性格凑在一起总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两个人好聚好散自此归位朋友,懵懵懂懂的小王源跟了母亲,这一过就是十多年。
王妈妈是个很能干的人,在利益关系纠缠错杂的基层法院工作了十多年终于有了足够的资历辞了职出来做起了律师。毕竟还要顾家,她只选择了在一个有名的刑辩所坐班办案,可依旧难免应酬。事业刚刚起步,旧朋友新人脉处处都需要小心经营,一周七天能有四五天都不能回家。好在王源自小早熟,上下学都不用她操心接送,一日三餐也都能自己解决,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可王源毕竟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深冬时节,王家那个小区赠送的劣质太阳能热水器早就被冻炸了膛,没想到今年楼上又有人家被冻,一开春那冰溜子滴滴答答的往下漏水,把他们十五楼和下面几层墙皮洇湿了一片。按说这事怎么着也不是他们家的事,偏就有不长脑子的人天天上来砸他家门。
王源看着客厅那一片斑驳的墙皮,有些委屈。
他也不是没想过跟母亲提起,只是看着每天她半夜回家后那一身的烟酒气和掩不去的疲倦,到了嘴边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
算了,被骂骂又不会掉块肉,让她骂去吧。
转天是高中报到的日子,王源早早收拾好了东西,给母亲留下了早饭之后出了门,书包压在还未长开的肩膀上,如同这个家的重量一般让他喘不过气。他带着一边耳机静静听着课文的音频,电梯门就开了。
电梯不小,两个男生站在一边站着说着什么,看见门外站着的王源愣了一下,直到王源进了电梯王俊凯才想起来按了关门的键和一边的刘志宏对了个眼神。
「男神我没眼花吧,他是从1502出来的?!」
「没眼花。」
「我的天他就这么天天挨骂竟然忍得住?!」
「不知道。」
「男神你……好吧我不跟你自讨没趣。」
刘志宏碰了个软钉子扭头找王源搭话去了,“诶,同学,你也是这学校的?”
王源抬了头,干净的眉眼看不出情绪,“嗯,高中部新生。”
“诶这可巧了,同学哪班的,我是三班刘志宏,交个朋友?”
王源脸上终于有了几分情绪,“好巧,我也是三班的。王源。”
电梯门开了,三个人走出去,刘志宏又开始介绍一边的高冷男神王俊凯。“王大源我跟你说,这位,可是咱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校草王俊凯,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他,一准能给你摆平了。”
王俊凯脸色黑了黑,薄唇下的虎牙磨了磨,没说话,倒是王源笑起来,杏眼弯出一个美好的弧度。“这是校草还是校霸啊,还摆平呢,我又不招惹别人,哪那么多事。”
王源一直是一个小心的人,时时刻刻斟酌着字句。如果没有解决的能力,那就别惹。
可刚才那句话似乎不太妥当……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王俊凯,那人笑着,有两颗若隐若现的虎牙,倒不像生气的样子。王源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暗自懊恼。
怎么就直接说出来了呢……
-
嘛……继续碎碎念。
第二次发东西了依旧瑟瑟发抖,不知道这个会写到多长……阿弥陀佛,保佑我千万别弃坑……
最近应该不会有更新因为在备考……下周末应该就能回来了……
/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的自言自语/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