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出门划船不用桨/没下成绩继续浪
放飞自我……
刚考完试√
觉得自己大概会死……
——这儿是碎碎念和正文的分割线——
「贰」
开学第一天交到了两个朋友,感觉还不错。王源手上转着笔,盯着作业出神。
小学时还不觉得,一升了初中才发现自己是不同的,总要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家庭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不同。哪怕他们只是带着些同情地缄默,也会让他觉得别扭。
可是面对着这两个人……他那离婚二字几乎要脱口而出。
想到这他又有些烦躁,转着的笔停了下来敲了敲额头。
还是……再相处两天吧。
他是真的是受够了那些自诩嘴严却四处透漏的人了。
-
王俊凯在学校有职务,放学比他们这两个高一新生要晚些。今天学校有区里的统考放学早,三个人难得一道回家。
电梯徐徐上升,三个人探讨着晚餐的话题兴致勃勃。
“你们俩一会上去把书包放下就下楼找我来,今天源哥给你们露一手厨艺——”王源的话还没说完,电梯停在了九楼,一股子呛鼻的香水味突兀地闯入这个小空间里,王源瑟缩了一下,把头埋得极低。
“一家子都是些小娘皮,一天到晚的不在家还得老娘往上跑。要不是看他们家有点小钱开的起宝马我才懒得敲这么个竹杠……看什么看,几个小崽子……”
刘志宏小心地瞥了一眼王源,往前走了两步,王俊凯更是伸手往旁边捞了一把那人冰凉的手把人带到自己身后,挺直了腰板努力把王源挡住。
女人在十五楼下了电梯,王俊凯把王源的手腕攥得死紧一直到进了自家大门才松开,然后转身盯着那个似乎在瑟缩的小孩,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少年不算宽厚的臂膀在此刻让人觉得分外安心,校服上传来的干净的、阳光一样的味道传入王源鼻腔,一点点把他心里的恐惧抹平。
“……谢谢。”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