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嗓子怎么哑的[短打][生贺][甜]

紧赶慢赶半个小时赶出个生贺……
全文1000+一发完 甜的掉渣
来自日常生活的梗
疑似塑料车/其实并没有/
新人首文,轻喷啊各位大佬QWQ

-
特意买的沙发床展开上面儿挤着俩大爷姿势的人儿。薛之谦倚在墙边后背垫了个抱枕舒舒服服对电视,大张伟就把脑袋搁人肚子上舒舒服服瘫成泥。
工作日的白天电视里实在是没啥好看的。对一圈儿下来十个台有六个是在卖药,还得有俩是什么致富短片。眼见着遥控器快要被自家老薛戳漏电视快成走马灯,大张伟翻了个身儿拿自个儿头毛去蹭他腰窝。“诶呀薛啊薛啊薛啊咱不对了成不你看看这电视都快成了走马灯了还是五倍速的别一会儿人罢工了那咱可就傻咯。”
薛之谦被他连蹭带逗笑个不停,神经质的杠铃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他一边儿拿手扒拉大张伟的头,一边坐起身来也去咯吱对方。俩人儿愣跟俩幼儿园小朋友似的挠起了痒痒肉。满屋子都是笑声。
“诶呦喂不行了不行了,你可真狠啊薛老师,您也不怕我这笑背过气去了下死手咯吱我……”这场玩闹在大张伟一不小心从床上滚下去时总算告一段落。——幸亏床不高。他拍拍屁股又站起来,傻呵呵杵在那儿笑。不到十分钟,俩人闹了个满头大汗发型凌乱,气喘吁吁衣衫不整。知道的这是俩人小情趣咯吱咯吱痒痒肉,不知道的怕不是要当成事后。“你神经病啊你明明你先动手的你还……还好意思说我?!”薛之谦原本躺平了顺气一听他这话又挣扎着要起来踹他,奈何刚才一通折腾他也确实懒得动弹,于是切换了嘴炮开怼。大张伟也不回嘴,就站的那看着他笑,直让人发毛。薛老师翻个白眼儿送给他随手甩过去个抱枕。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哦盯着他笑……
-
俩人总算重归平静一人儿怀里一个抱枕坐在沙发床上大眼儿瞪小眼。薛老师坐的莫名正经腰板倍儿直,大张伟一脸莫名其妙但还是跟着坐直了。空气寂静的令人尴尬,俩人你眨眨眼我眨眨眼,就是不开腔不说话,就端坐在那儿眉目传情。就这么尬了六七分钟薛之谦有点儿忍不住了,抱着枕头眨巴眨巴大眼儿:“要不咱溜一圈儿B站?”
得,就冲着这bulingbuling的大眼睛,也舍不得让人下地去拿手机平板充电宝了。
-
“诶诶诶大老师你来看这个你看这姑娘音儿好高啊哈哈哈我的天我这歌升八度唱出来居然是这效果!你看你看这儿还有人撺掇你唱呢你要不要给个面子?”
“诶呦喂这姑娘上辈子怕不是个海豚这都上的去哎呦咱家这些个粉丝可真是能人辈出……”
俩人戳着B站上升全八度的合唱版意外听了两遍,对视一眼突然开始搞事情。
“来来来大老师你这小奶音一定上的去来来来快来试试来来来。”
“来来来薛老师您这音域这么大一定没问题来来来快试试来来。”
-
“哟,大老师呀……您这怎么过个生日还能把嗓子过成这模样呢?!您这是昨儿个嚎了一天的青藏高原啊还是怎么着了……”
嗓子完全哑成破锣的大老师表示我心里苦我说不出……不过……
他瞅了一眼一边儿“安安静静”的薛老师,笑出一口大白牙。
毕竟比起问青藏高原的,问薛老师昨儿是不是太激烈的可大有人在啊……哈哈哈哈……

-END-
emmm碎碎念时间。
把意外升全八度唱是我干过的事儿。我还曾经升全八度唱过动物世界。
嗯,我大概就是个海豚成了精/冷漠/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ε`*)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