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两千米有感

冬月秋高风怒号
卷我操场三重草
草飞过栏落小道
高者挂罥水管梢
下者飘转进楼道
体育老师欺我老无力
忍能让跑两千米
公然加速弃我去
唇焦口燥呼不得
归来瘫坐自叹息
俄顷风定云白色
秋天默默不向黑
操场多年硬似铁
学子恶卧坐垫裂
背心外套无干处
汗脚如麻未断绝
自经初三少睡眠
千米长跑何由彻
安得雾霾千万天
大庇天下学子俱欢颜
不用长跑安如山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天
吾班独跑受累死亦足!

评论(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