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

我在诗里看到了你

长评

——献给秦镌太太和《赴火》

先祝贺《赴火》完结!
以下是瞎叨叨的一点(算是?)长评
-
赴火系列一开始就塑造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高冷”“淡漠”暗香弟子的薛白衣。他行事张扬,做派不羁,有着一股子江湖豪气。但在这莽汉一般的豪气之下,却又藏着不知多少种面孔。他可以拿最好的酒与兄弟畅饮,举止间倜傥风流:也会在临别时改换一种声色,便是另一个人一样。他背负双刀不掩面容,似乎是极容易被人记住,却在他人回想时再找不到半点特殊。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总有一分心思。
他是处处照顾沈云书的好大哥,他知道他是干净的人,他不该哭,更不想杀人。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勉强他留在暗香而是为他寻一个更好的去处。他让沈云书领略了世间还有许多生气,给了他人间的情。
他是一舞惊天人的伎乐天,无相而绝美,那双眼睛能让那舞恍若仙乐,能让人一世难忘。
他叫薛安里。四里平安,却做的是以杀止杀以血还血的行当。他不像其他暗香那样惯于隐入黑暗,他喜欢刺激,喜欢鲜亮的食物,尤其喜欢白衣。他是暗夜中的白兰,向阳而生却又难以在烈日下过活。他厌恶少林,因为那太庄严肃穆,会让他觉得罪孽深重;可他也不喜欢暗香,因为那太过冷漠和阴暗。
他不懂莲子为何意,却惦念着那一碗莲子羹。他自觉罪孽深重西天诸佛尽皆要降他,却只能在禅房中得以安眠。
他认同以杀止杀,却又从心底认为杀人是罪孽。
他是一个矛盾体,杀手的冷漠残忍与平凡人的性格并存着,注定了他会是悲剧。
——追逐着光和热的飞蛾,终究会在触到火的瞬间,湮灭。
-
关于薛白衣,最触动我的是他临死前的那些话。他自知必死,杀过无数人的手难得颤抖。他是个平凡人,又如何能不怕死?他怕死,怕入地狱,怕受地狱之苦。
所以
“大师,渡我一渡。”
飞蛾最终在湮灭的瞬间,获得了它所追求的光与热。
“好。”


因为实在太晚了而且私心里更喜欢薛安里所以暂时只写了他一个……这几天有时间再补谷大师和其他人的吧。希望这长评还能算对得起太太的文! @秦镌_等一场千年雨歇

评论(3)

热度(6)